端午番外(中):小穴的蜜枣粽和胸口的红豆

淫日尽欢(H)_御宅屋 作者:青卿

      淫日尽欢(H)_ 作者:青卿

    端午番外(中):小穴的蜜枣粽和胸口的红豆

    淫日尽欢(H)_ 作者:青卿

    殷凝提着裙子来到了苟令欢的房间。

    公主本有四个欲奴,可是自从秦氏兄弟被陌如玉下了禁令,平日侍寝的便只有两位,这新晋的欲奴便也格外得到公主青眼。

    初经人事没多久的男子,于那性事自然是热衷,又怕公主嫌弃了他,侍寝之时便是分外卖力,只恨不得将最好的都给了她。

    虽然不及几个老欲奴那样花样繁多,可是年轻的身子,却也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真真一夜七次,肏弄到殷凝又爽却又怕。

    昨日夜里,又是苟令欢侍的寝,当殷凝进屋的时候,他正懒懒散散的地靠在窗边的软榻上小憩。

    迷迷糊糊之间,苟令欢便觉一阵香味扑鼻而来,这香味他再熟悉不过,是公主身上的体香,他睁开了眼,便见到殷凝带着笑,正低头看着他。

    端午时分的气候已经有些热了,可是盈盈少女一笑,只让苟令欢感觉三四月温煦的春风扑面而来,整个人要醉了。

    苟令欢赶紧从塌上爬起,殷凝歪着头,笑盈盈地看着他:“今天是端午,凝凝包了个粽子,狗狗猜猜藏在哪里?猜对了就可以吃哦。”

    欲奴里他最年轻,心思也最单纯,只以为公主真是亲手包了粽子,便是上下打量了一下殷凝,贴身的碧色衣裙,较之公主日常穿戴,有些保守,不过裁剪得当,紧贴在身上,完美地展露了少女美好的曲线。

    “袖子里?”

    “不对,狗狗是第一个,再给你一次机会,再猜。”

    既然不在那宽大的袖子里,那大概只有裙摆里了。

    “裙子里?”

    “差不多,那狗狗把它找出来,吃掉好吗?”

    殷凝在榻上坐了下来,微微将裙子提起。

    她一动作,苟令欢便是立马会神,跪趴在地上,钻进了殷凝的裙中。

    一钻到裙子里,苟令欢便闻到了一阵香甜的味道,并非公主淫水的香味,而是一种食物的甜味,他道也奇怪,公主怎得真将食物藏在裙子里,那糯米粘腻,可别弄脏了公主的裙子。

    然而当他循着香味,找到了那颗粽子时候,脸颊却是有些羞涩地发红起来,原来公主所说的粽子,是她自己,那一身白嫩肌肤便是那白白的糯米,而那小穴里的枣子,应该就是馅料了。

    手掌抵在殷凝大腿之上,往两边推开,让那娇美的小穴坦露得更加无遗。

    两片小小的花唇中间,露出一个肉红色的红点,指尖轻触上去,能感觉到表面粘腻的质感,而那花唇花核之上,也同样斑斑点点沾了些许晶亮的粘丝和水渍,蜜汁和淫液混合之后,变成了一种更为特别的香甜气息。

    腿心张开,那香味便更加浓烈,苟令欢咽了咽口水,将舌尖抵上那小小的肉核,轻轻扫动起来。

    虽是一夜纵欲,苟令欢还有些疲惫,可那香甜汁液纳入口中之时,他下身的欲望却又蠢蠢欲动起来。

    “嗯……别……狗狗别舔那里呀……”苟令欢的舌功在欲奴里最好,这般点扫之下,却又叫殷凝难耐起来,抖着身子轻吟着开始求饶。

    将口中的汁液咽下,苟令欢的舌尖沿着那粘液的痕迹一点点亲吻往下,直到穴口。

    露出了一个头的蜜枣,用嘴轻吸一下,便能到嘴里,可是苟令欢知道若是吃到了,她便大概要去其他欲奴那里送“粽子”了。

    舌尖扫过蜜枣表面,却不急着把它吸出。只是沿着穴口和蜜枣的缝隙,画着圈儿,一点一点地用舌尖轻啄,每挑逗一下,苟令欢都能感受殷凝的腿根随着他的动作颤抖一下。

    香甜的的淫液慢慢涌了出来,沿着穴口滴落,浸染了他的舌尖。

    “坏狗狗,不要再玩了啦……你不吃,凝凝给别人吃了……嗯……别……”

    这般刺激之下,花径里收缩起来,里头的蜜枣便是互相推挤起来,宫中的蜜枣都是极品,个头极大,拥拥挤挤得堵在花径里,磨蹭着里头娇嫩的肉褶,最里头那颗受了挤压,便是要往花心里头进去,急得殷凝又叫了出来。

    苟令欢不想让公主大清早便泄身,便也不再玩闹,终于含住那发颤的花唇,用力一吸。

    没想到,殷凝的后臀猛地发颤起来,将蜜枣吸入了口中的同时,一股热液也随之飞溅到了他嘴里。

    唉,还是不小心让公主泄了。

    将蜜枣含在嘴里,苟令欢将花唇上的汁液舔舐干净,这才钻出了裙子,咀嚼起了口中的蜜枣。

    软糯香甜的蜜枣配合着公主的淫水当真是难得的珍馐美味,可是苟令欢知道公主小穴里还有几颗枣子,想到这粽子等下还要送去别处,心里竟是有些难受起来,可是想到,自己是第一个吃的,脸上却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整理了下裙摆,殷凝又去到了秦氏兄弟的住处。

    兄弟两坐在屋中大眼瞪小眼,久未侍寝,宫中冷清,便是下仆们也对这两位也没什么好眼色。

    他们知道今日是端午,公主一定会出宫看热闹,心中只盼着公主能带上他们,没想到下仆没有过来通报,公主竟是亲自来到了他们屋中。

    兄弟两不禁有些受宠若惊。

    “今天是端午,凝凝包了个粽子,你们猜猜藏在哪里?猜对了就可以吃哦。”虽然两人还是在禁期,不能侍寝,也不能做过分亲密的举动,不过想到今日是节日,殷凝便也打算打赏一下他们。

    看着殷凝的表情,秦氏兄弟便知道,她说的粽子,定不是寻常的“粽子”。

    公主今日穿的一身绿,好似一只粽子一般,想来那粽子说的就是她自己了吧。

    那衣服样式有保守,裹得严严实实,唯有一对丰满的双峰,挺出胸前,显示出那傲nyuShuW u(·)人身材。

    “是不是这里呢?”秦非日隔着衣服,轻点了一下殷凝的左乳,弹性极佳的乳儿便是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里头的绵软。

    “不是啦。”

    “真不是吗?”兄弟两人一左一右,轻扯着殷凝的衣襟,将之左右拉开,然后将里头的抹胸往下拉去,那一对蜜桃似的绵乳便一下子从衣襟里弹跳了出来,颤颤巍巍得抖动着,连顶上两个粉嫩的乳珠儿也随之一起摇晃不已。

    “难道不是这两颗红豆粽,我们兄弟两正好一人一个呢。”

    兄弟两说着,一左一右,握住了饱满的乳儿,轻轻挤压成三角的形状,白白嫩嫩的样子当真如粽子一般。

    “今日是端午,公主定然不舍得我们受苦,特意送来这红豆粽子,那让我们好好尝一尝吧。”

    “不……不对……”殷凝轻轻低喃着,可兄弟两人还未听她解释,便是一边一个含咬住了她的乳儿。

    舌尖含吮着雪白乳肉,在粉嫩的乳晕旁画着圈儿,直把那雪白舔弄得一片湿亮,才含住了粉色的珠乳儿,轻轻吮吸。

    “不对,不对……没猜对……不可以吃呀……啊……”

    兄弟两步骤一致,便是吮吸的力度也一样,虽是两人,却让殷凝感觉是一个人同时舔弄着自己的双乳,乳儿在他们的挑逗下,开始变得发沉发涨,顶上小巧的乳珠儿也肿大起来,变得越发坚硬。

    敏感的乳珠经不起这样的的玩弄,殷凝感觉到花径里又不自禁的收缩起来,酥麻的情潮由小腹泛滥而出,直往下冲。

    甜腻的淫液不住地涌出,从花唇的缝里溢出,靠近穴口的那一颗蜜枣,被这汹涌的潮水冲的又往下掉落了一些,堪堪钻出了半颗。

    只怕枣儿掉了下来,殷凝夹着腿儿,扭着腰身,推着身旁的兄弟两,想要逃避那快感:“不可以吃呀……”

    兄弟两轻轻一笑,便故意有用牙齿去咬那发硬的珠子,轻轻往外拉扯,然后再松开。

    “啊啊……”花径里剧烈地收缩起来,花心经受不住,在殷凝的尖叫中又激射出一股热液。

    激烈的冲刷下,穴口那一颗蜜枣终于扑通一声掉落在了地上,弹跳了几下,钻出了殷凝的裙摆。

    “嗯?”秦非日眼角看到了那颗蜜枣,松开了嘴里的娇乳,“公主原来还藏着这个。”

    兄弟两步骤一致,看到哥哥松嘴,秦非夜也松了嘴,得到了空隙的殷凝赶紧后退几步,退到了门口。

    兄弟两只是爱极殷凝,忍不住逗一逗她,禁闭期间,也并不敢真的对公主如何,便是没有追过去,只是弯腰捡起了那蜜枣。

    蜜枣上一股熟悉的香味散出,让他们明白过来,这东西原是塞在哪里。

    “哼!本来一人一个的,不过你们违规了,所以就没有了,两个人分一颗吧,哼。”殷凝气呼呼的在门口将衣襟整理好,吐了吐舌头,转身离去。

    兄弟两有些后悔起来,若是不着急舔乳,他们是不是可以好好的尝一尝公主的小穴了呢,然而,又是这般自作主张,害了自己。

    ——————

    本来想写个小番外,没想到那么长了,下章应该有群p了^_^。

    PO18  .po18.de

    端午番外(中):小穴的蜜枣粽和胸口的红豆

- 肉文阁 https://www.rouwen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