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我的了(剧情长章)

夜雾沉迷(半校园1v1h) 作者:望舒

      第六十四章:我的了(剧情长章)
    夜雾沉迷
    文/望舒
    夜里十一点,燥热的徽南夏夜也变得安静下来。
    整座城市开始进入深夜,除去需要夜生活的人,大多数人也准备进入休憩状态,所有的节奏都慢下来。
    灯熄星疏,夜深人静。
    唯独池煜坐在和许雾同一个小区的另一间客厅里,抬头望见这灯火通明的架势,有些无奈。
    “要不是我不放心你师母一个人这么晚去找小许,都发现不了你这小子吧?!”
    张军毅伸直胳膊指着坐在沙发上的池煜,恨铁不成钢道,“我就知道那天你不挂电话,让我们认为你和小许以前认识是故意的,你师母还说你是不小心忘了,滑头鬼!”
    闻言池煜挑挑眉,不可置否。
    他想起那天在师父楼下碰到来送东西的许雾。
    和她交谈的时候,他故意没有挂掉电话,因为了解师父师母对自己这方面爱八卦的性子,所以他知道,电话一定不会被对面挂掉,且那头的两个人一定会听完。
    只有让他们听到,才会更有助于自己后面去求他们促成安排这场相亲。
    果不其然,后来他拿了东西爬了十五楼上来,送完东西,景淑果然在留他喝水的时候抓着他问。
    池煜立刻顺坡下驴,自然而然说许雾是自己高中喜欢很久的女孩子,前两天才碰到,又说自己也着急结婚,求景淑搭个线。
    景淑一听乐坏了,立刻开始着手这件事。
    她就说嘛,这些年她和张军毅没少为池煜这件事儿操心,回回都黄,敢情这小子早早心里就藏了人。
    张军毅后来还感概池煜能藏事儿,又感叹要是早点发现,前几年景淑刚带许雾时就能牵线搭桥,说不定这会儿孩子都有了。
    结果今天在人小姑娘家门口碰个正着,又是深夜,他还拿着许雾的毛巾,张军毅一看瞬间就气得火冒叁丈。
    “所以后面我不是为这事儿专门来找您了一趟。”池煜低头去够桌上的那杯水,被张军毅一巴掌拍掉手。
    他无奈地笑着,“师父,我真的什么都没干,更何况,我也不敢啊。”
    “哼,你不敢,骗我这个老头子都敢,你还有什么不敢的,那你告诉我,人小姑娘怎么喝醉了?你倒好着呢?是不是占人家便宜了?!”
    “真没有,师父我是那样的人么。”
    一提到喝醉,池煜想起某个醉鬼,就想笑。
    “以前我没见过她喝酒,所以不太清楚她的酒量,没想到梅子酒也醉成那样,我前面还专门跑下去买了躺蜂蜜。”
    说完池煜笑着摇头,举起手,接着一字一句道,“师父您放心,没有下次,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
    “我给你说,要不是你师母进去看小许什么事儿都没有,睡得好好的,我今天就地抽死你得了!”
    说着,张军毅扬扬手腕,举起茶杯就往池煜身上扔,吓得池煜往后一缩,看他这反应,张军毅脸色才慢慢缓和。
    “行了,你少说两句,小池是个好孩子,往旁边点,我说正事儿呢!”
    景淑将水杯递给池煜,嫌弃地推开在一旁碍事的张军毅。
    她抱着靠枕坐过来,看着池煜,慢慢道。
    其实景淑本来是想打电话问许雾今天的情况,结果打了很久都没人接,因为之前都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又想着许雾一个人住。
    所以才担心她,想去许雾家里看看情况。
    结果架不住张军毅说大晚上的不安全,非要跟着一块儿去。
    就这过来的几步路上,景淑还让张军毅给池煜发了消息,还没等到池煜回复,他们就到了许雾家门口。
    紧跟着就正好和来开门的池煜撞了个正着。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姨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今天相得情况如何?”景淑看着他,屏住呼吸。
    池煜端起杯子喝一口水,抬眼笑着看景淑,又看看同样紧张的张军毅,缓缓道:
    “这辈子,我非她不娶。”
    空气沉默几秒,景淑和张军毅显然没反应过来,池煜去一次就能下如此大的决心。
    “哎哟这孩子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景淑回过神来笑着摆手。
    “你小子,还挺有志气,图谋人家小许很久了吧?”
    张军毅踹他一脚,眼眸里满是戏谑。
    “还是师父您火眼金睛。”
    池煜一点都不否认,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他站起身,理了理衣服,“您二位抓紧时间休息,我先回了,明早还要去局里开晨会。”
    “行行行,快走快走,你跟我这刚退了休的闲人没法比。”
    看着池煜离开后,张军毅回头准备叫景淑一起休息,扭头就看见景淑在那里拿着手机念念有词。
    “你又捣鼓什么呢?”
    “我想起来之前玲玲不是需要一个数学家教?”
    “对啊,怎么…你该不会?”
    景淑推推自己的金丝镜框,笑得意味深长,“小许这多好的人选,肥水不流外人田,咱们内部消化。”
    “不是,玲玲才叁年级,你让小许人高中老师教,这不大材小用嘛!”
    “你懂什么,就这么定了。”-
    宿醉醒来后是头疼,之前许雾只听人说过,等真的轮到自己了,才发觉什么叫难受。
    早晨醒来时,她头疼欲裂,靠着床头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开始收拾自己。
    还要赶着去看早读,但她速度明显因为头疼而比平时慢,早餐也来不及吃,拎着挎包就飞奔出门。
    到了办公室,她才发现微信里多了好几条消息。
    两条景淑发来的,还有两条越米乐的。
    越米乐的在最上面一个,她先点开,扫了一眼,紧跟着瞪大眼。
    越米乐:阿雾阿雾阿雾!!!!你快看池煜朋友圈,他是不是有情况!!
    紧跟着下方是一张【图片】。
    许雾点开图片,只看了一眼便立刻摁灭屏幕。
    图片赫然是他的朋友圈截图。
    一个兔子的弹簧钥匙挂件,静静躺在男人的手心里。
    配文是:
    捡到一个兔子,应该是我的了。
    “什么人啊…”
    她看着正躺在桌上失了钥匙挂件的钥匙圈,嘴里忍不住吐槽他。
    下一秒,她手机屏幕亮起来。
    微信的绿色图标弹出,预示着一条新的消息。
    许雾拿起手机看,居然是池煜发来的。
    弹出来第一条。
    池煜:【图片】
    就是他朋友圈的那张图片,紧跟着第二条。
    池煜:我的了。
    许雾:……
    --

- 肉文阁 https://www.rouwen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