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姓穆

思慕(1v1) 作者:霁雨

      徐思艺盯着他,撞上穆森波澜不惊的眼神,迅速放弃和他争辩。
    可能聪明的人都这样,他们自有一套逻辑,而且这逻辑能恰圆其说。如果和他争辩,不仅不能得到结果,甚至容易被对方带进他的逻辑里,懵懵懂懂地觉得他说得还挺对。
    徐思艺并不觉得自己蠢笨,也不得不承认,在玩心计这方面,她不是穆森的对手。
    她错开眼,一脚踹上穆森的肩膀,将腿合起来,腿心维持着那股酸麻感,仿佛在一遍遍强调她刚才和穆森的荒淫举动。
    徐思艺很想生气,他锁骨上那道红印刺眼得很,令她发不出火来。徐思艺把这一切归根于,自己是个善良的人,于是不耐烦地打发他:“行了,擦也擦完了,退下吧,我要换衣服。”
    话落,目光落在他裤子上那道深色水渍,沉默须臾,她又向他伸出手,命令的语气:“把你房卡给我。”
    伺候小姐的工作结束,穆森站起身,这样他又比她高,她需要仰视他,徐思艺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但穆森表现得很听话,不需要她抬头,他乖乖低下头,交出房卡,轻声说了声谢谢。
    徐思艺扬眉。
    “需要我帮你换衣服吗?”
    他的语气听起来很体贴,如果不是说得这话,如果罪魁祸首不是他。
    徐思艺面无表情,随手拿起桌上的纸巾盒,扔到他身上,用来发泄自己无处安放的不爽和怒意。
    -
    为了避免惹人注目,徐思艺特地警告穆森,让他比她晚十分钟下楼。
    不能让任何人察觉他们刚才在一起。
    徐思艺以为她和穆森在房间里待了许久,实则不然,她下楼才发现,只过去了半小时的时间,底下几个人插科打诨拖得很,这会儿才堪堪完成准备工作。
    这里是一个专门的烧烤营地,许多长形白色天幕将场地划分成各个小块,每个底下都配备着白色桌椅和烧烤架,营地门口有一个贩卖烧烤食材的小卖部,人来人往,整个营地弥漫着烧烤的气息,闻起来就令人饥肠辘辘。
    来这里烧烤的人很多,徐思艺在里面逛了一圈,才找到自己想找的人。
    姜明珠和郑宏瑞单独占据一个烧烤架,距离他们一两米的地方,姜浩和几个男生刚把烤串摆上去,一行人围坐在一起,笑嘻嘻地聊着天。
    徐思艺由衷佩服姜明珠撩男人的速度。
    才一天不到呢,就已经进展到单独相处了?
    她自觉不去做电灯泡,可姜浩的朋友她一个不认识,贸然过去也不太好。沉吟之际,姜浩眼尖地发现了她的到来,连忙起身冲她招手:“乙……思艺姐!”
    谢天谢地,他终于换称呼了,不然她还要思考怎么和他解释。
    她一走近,说笑声逐渐停了下来,几个男生看得眼睛发直。
    徐思艺人长得美,但不是很有攻击性的那种长相。她是标准的下垂眼,眼尾和眼睑整体偏下,平添几分无辜感,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姜明珠还调侃过,她这张脸就是网上非常火的初恋脸。
    对此,听闻徐思艺一场恋爱都没谈过,姜明珠还感到万分可惜。
    “谁不想和甜妹恋爱呢?”姜明珠托着下巴,伸手,扯着她半边脸颊往外拉,软弹程度令她赞不绝口,“如果我是男人,我绝对会对你一见钟情,然后疯狂追求你。”
    “省省吧你。”
    初恋脸本人似乎并不认为自己的美貌具有多少杀伤力,那会儿徐思艺还是个勤奋好学的好孩子,甚至试图带动姜明珠和她一起卷:“但凡能把谈恋爱的精力用在学习上,阿姨也不至于每次见都抱着我哭了。”
    “……”
    姜浩被好友们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反应无语到,轻轻咳了声,和她说话:“森哥呢?他没跟你一起下来吗?我记得他说他去给你送药。”
    一句话,简单挑明徐思艺和穆森的特殊关系。
    也让徐思艺费劲心机的错开时间白费。
    在场的个个也是人精,听到这话很快反应过来,有个男生笑嘻嘻道:“原来这就是森哥那个宝贝女朋友啊。”
    “怪不得下午那么护着,确实漂亮,突然好羡慕森哥。”艳羡的语气,话音刚落,这人胳膊肘被姜浩狠狠顶了一下,他连忙举手讨饶,“哎哎哎,我可没其他意思啊,就是觉得郎才女貌,般配。”
    众人打趣着,作为话题中心的徐思艺却恨自己不是个聋子。
    这群人哪只眼睛看出来穆森配得上她了?还般配?般哪门子的配?
    刚好趁着这机会,把下午那个误会一起解释清楚。徐思艺刚想开口,又听一人道:“说起来,你们知道森哥妹妹不?和他一个学校的,据说这次月考倒数第一,我朋友说德礼那教导主任快气死了。”
    徐思艺嘴又闭上了。
    “知道啊,姓徐那个是不?名我忘了,不是说她和穆森特不对付,初中那会还校园暴力他,差点把穆森整出抑郁症,现在高中,护着穆森的人多了,她才收敛点。”
    徐思艺:?
    这是哪里来的谣言?
    “对对对,我也听说过。”这话一出,立刻有人附和,“不就仗着森哥家里出事,她父母收留他,房子钱又不是她出的,她爸妈给的零花钱也全被她吞了,只能穆森自己打工赚钱。”
    徐思艺:???
    吞个屁的钱,他们的零花钱都是打进各自卡里的好吗,穆森那份还比她多。她就最开始那会嚷嚷着要从他那“补差”,被父母驳回后就没再闹过。
    在他们的言论中,仿佛“徐思艺”是个恶贯满盈的罪人,穆森是一朵可怜兮兮的小白花。
    说着说着,话题又转到徐思艺身上,几人目光暗含担忧:“嫂子,森哥妹妹没有欺负过你吧?”
    徐思艺抽动嘴角,硬着头皮答:“没有……呢。”
    “对了,嫂子,还没问你姓什么呢。”
    不能说自己的姓,一说他们就猜出来了……徐思艺都能想象出来如果这群人发现,她就是那个“恶毒妹妹”,场面将会有多尴尬。
    恰在此时,穆森的身影映入眼帘。
    徐思艺脑一抽:“我姓穆。”
    --
    乙乙:他没抑郁,我要抑郁了
    说明一下最近更新不稳定的原因:卡文+评论少,因为是免费文不能通过订阅来看留存率,所以评论很重要
    再加上我最近表达欲有点低..嗯..先给大家磕个头吧!
    --

- 肉文阁 https://www.rouwen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