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歪理

思慕(1v1) 作者:霁雨

      如果按照小说里的发展,穆森应该有个能跑得很快的法术,从浴室门口蹿过来接住她。
    ——在徐思艺摔到地上前,她还真这么想过。
    事实总是这么不尽如人意,她从侧面摔下来,膝盖率先落地,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扭曲着,承受住她整个人的重量,疼的她直吸气,眼角差点飙出几滴泪。
    尤其是,这一幕全称被穆森看在眼里,这个认知让徐思艺倍感耻辱。
    脚步声越来越近,徐思艺手掌撑地,尝试着站起来,无果,她被压到的右腿完全使不上力。即使如此,她死倔着不肯抬头,和穆森做着无声的抵抗。
    片刻,徐思艺听到头顶传来声极轻的叹息。
    像是在问,怎么翻个东西还能摔倒。
    他问:“需要我抱你起来吗?”
    “……”
    徐思艺咬了下唇角,权量利弊后,视死如归般闭上眼:“把我抱回我房间。”
    说着,她把手臂张开,示意他抱她。
    “求人办事就这个态度?”这个时候,穆森又没刚才那么好心了。他尾音拖长,黑心地计较起来,“如果我没记错,是有人先偷偷进我房间,想找东西吧?”
    “……”
    徐思艺别过头,嘴硬道:“这整个家都是我的,哪有什么你的房间。”
    穆森嗯了声,也没反驳她这话。他稍稍弯腰,捞过她两条胳膊把人抱起来,悬空的姿势让徐思艺没有安全感,自发圈住他脖子,八爪鱼般黏在他身上。
    穆森抱着她走了几步,把她放在床上。
    徐思艺傻眼:“我让你抱回我房间。”
    “这里不也是你的房间吗?”穆森用她的话反问,“这整个家都是你的,房间也是你的。”
    徐思艺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被褥里充斥着属于穆森的气息,干净好闻,对徐思艺而言陌生又熟悉。
    她吸吸鼻子,恍然惊觉自己已经开始习惯他身上的气味。
    这并不是个好兆头。
    穆森跟着坐上床,伸手按住她的小腿,低头淡声道:“腿能动吗?我看看情况。”
    他刚洗完澡,只穿了件单衣,指腹温热,身上还有未散的水汽。他刚碰到她,徐思艺像是被电了一下,“啪”一下打掉他的手,往后缩了缩,警惕地盯着他:“我觉得已经没事了。”
    在家里摔倒不算什么大事,穆森的椅子也不算很高,过了最开始那股疼劲儿,徐思艺感觉自己又好了,现在生龙活虎。
    躲开完全出于条件反射,被穆森以各种理由骗多了,他碰她腿徐思艺就觉得他想做那种事。
    虽然每次她都被弄得很爽,搞得她还怀疑过穆森是不是交过女朋友,不然做起那种事来怎么会这么熟练。
    也不应该啊。
    他是初二开始住在她家里的,在这之前他肯定没恋爱经验。在这之后……每天住在一起,他有没有女朋友徐思艺还能不知道?
    除非他真的隐藏得很好,有个地下女友,能瞒住所有人。
    在这个猜测的基础上,徐思艺想起刚才看到的东西,他偷偷藏了别人照片。
    还拿别人照片自慰!
    照片边缘泛黄,右下角标注的日期是十年前,年代久远,还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徐思艺使劲回想,还是没能想起来,只记得那个小女孩身上穿的裙子,她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一想到他可能有过女友,对她做的事,或许也和别人做过,徐思艺就很不爽。
    这就算了,他还有个白月光。
    对人家爱而不得,就把气撒她身上,让她当他的泄欲工具。
    被穆森弄得很爽是一回事,这并不代表她乐意给人当替身。
    徐思艺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越想越生气,最近好不容易对他升起的一点好感也急转直下。
    幸好发现得早。
    徐思艺挣扎着坐起来,想往房间外跑,又想凭什么,这里是她的家,要走也该是穆森走。
    “你给我出去。”女孩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硬气,可她既不高兴又委屈,或许连本人都没有察觉到,她的语气夹杂着很轻微的哭腔,“这里是我家,我不欢迎你。”
    “……徐思艺?”
    穆森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往前进了点,用力扯着她手腕把人往怀里摁。徐思艺果然挣扎起来,她指甲修剪得很干净,刮在身上几乎感觉不到痛意,很适合在做爱的时候抓他的背。
    徐思艺挣扎幅度很大,问她原因也闭口不答,穆森直觉她误会了什么,按着她肩膀把人扣在床上,身体压低,两腿分开夹住她的腿,不给她动的空间。
    “刚才在想什么?和我说说。”
    徐思艺别过头,不乐意搭理他。
    “不说是吧?”
    穆森被她气笑,他也很讨厌徐思艺这样出问题不配合,不沟通的样子,作势要分开她的腿:“那我等会在这操你,你也别叫。”
    徐思艺相信他不是说着玩,他说了就一定会做到。
    “渣男!”她终于愿意开口,第一句就是骂他,“我都知道了!你也别装了。”
    “我装什么了?”
    “照片。”徐思艺闷闷地说,“那本根本不是动漫杂志,只是套了个兔女郎的封面,那是一本相册。”
    “你明明有喜欢的人,还要和我做这种事。”徐思艺越说越想哭,很奇怪,她明明不是爱哭的人,也做好准备,只和穆森有肉体上的接触。可她也是个小姑娘,也想和自己真心喜欢,双向恋爱的人做亲密的事,“我现在要告诉你,我不愿意。”
    从一开始就错掉了。
    就不应该开始的,在最开始她就应该死命挣扎的。
    “……”
    穆森听得直无言,这都什么跟什么。他刚准备开口解释,徐思艺捉到个空隙,想从他身下钻出去,穆森眼疾手快把人拖回来:“说完了吗?你这不爱听人解释,只信自己想法的歪理什么时候能改改?”
    “王八念经。”
    “行。”她不想信,穆森索性直言,“我喜欢你。”
    徐思艺:“?”
    --

- 肉文阁 https://www.rouwen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