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床上忍不住哭着求饶(H)【40收感谢】

入骨欢 【NP高H】 作者:红烧肉不打烊

      “如果我在月考排名上超过你了,你可以,和我约会一次吗?”少女气喘吁吁的拦住他的自行车,眼睛却闪闪发亮。
    “不可以。”
    ……
    “今天情人节,这是我做的巧克力,你要尝尝吗?”少女拿着巧克力,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很好吃,但是你的商品标签忘记撕掉了。”
    “啊,被你发现了。”少女尴尬的摸摸脸,“因为我做的,有点太难吃了,就……不敢拿出来。”
    ……
    “我真的很喜欢你。”少女低下头,脸庞和耳尖都布满红云。
    “……嗯,我知道。”  我也是。
    “所以你的回答呢?”她像是鼓起勇气一般抬起头,眼睛和他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亮,夺目到他不敢直视。
    答应的话堵在喉咙转了好几圈,最终他还是道:“明天高考成绩出来了,到时候……学校门口见。”
    她一直在主动,这一次,他也应该主动到她面前,认真地说,我也是真的很喜欢你。
    后来,他们再也没有见过。
    他不知道她有没有去等,等了多久。
    家庭的突然破碎,让他被父亲强行带到国外培养,地狱一般的高压环境,他是靠着她那一张小小的学生证照片才撑过来。
    好不容易回国,他铺垫了一切才能顺理成章在庆功宴上见她,本以为只能远远看一眼,却发展出了荒唐的关系。
    再见面,她没有流泪,没有释然,没有喜悦,她只是…忘了。
    纪南微微睁眼,心口绞痛到让他快要窒息。
    他从没想过她会忘了他。
    林瑾冉被纪南抱在怀里,察觉到男人手臂的收紧,闭着眼微微皱眉嘟囔了什么,又继续睡去。
    纪南闻着她发丝的香气,才让钝痛的心口好受许多。
    不会再放开和失约了,他会用尽一切好好补偿她的。
    ……
    林瑾冉是被纪南吻醒的。
    她才睁开眼,就看见纪南埋在她的胸口种下一颗颗嫣红的痕迹,浴袍早就被打开,她的身体直接暴露在空气下。
    他的嘴直接吞进她绵软的乳尖,没多久,乳尖的红梅便挺翘起来。
    “唔!”林瑾冉的手不自觉插进他的发间,才睡醒就接受这种刺激,她的身体直接化成了一滩水。
    吻一路落下,直到灵巧的舌尖触碰到敏感的花蒂,林瑾冉忍不住尖叫起来。
    “那里……别碰……”她的手想去推他的头,他却纹丝不动。
    林瑾冉满面潮红,手指紧紧抓住床单,喘息道:“别舔,有点脏……”
    纪南的舌尖轻吮吸花蒂,刺激得她忍不住拱起腰,尖锐的快感几乎要把她撕碎。
    “不要了……不要了……”
    舌尖探进小穴,林瑾冉直接流下生理性的泪水。
    她的腰肢扭动着,承受不住这汹涌的快感,哭叫道:“我要……我要不行了……呜…”
    一大波蜜液从小穴喷涌而出,林瑾冉的身体因为高潮抖动着,眼角的泪水还在滚落。
    纪南低喘着,身下紫红色的性器正慢慢磨着她的花蒂。
    直到性器均匀的沾了蜜液,纪南瞬间沉下身子,把性器插进她的小穴。
    刚刚高潮过的小穴还在一抖一抖的收缩着,突然被贯穿,林瑾冉的大脑都一片空白。
    纪南的双臂就立在她身侧,在他的包围下组成了困住她的牢笼。
    他身下的动作不停,林瑾冉动情时媚眼如丝的表情让他身下的性器又胀大了几分。
    “哈啊……不要……不要了……”她用手遮住下半张脸,被他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有些羞涩,脸因为高潮变得很红。
    结果纪南根本没有一点想停的意思,戳刺的速度越来越激烈。
    紧致湿热的小穴就像无数张嘴在吮吸,纪南只觉得怎么肏都不够。
    “啊……啊……”沉浸在性事中的林瑾冉双手不由自主攀上他的双臂,紧咬着下唇忍耐着他的贯穿。
    猝不及防对上他带着些许的笑意眼神,林瑾冉才反应过来,偏过头道:“别看…我……唔!”
    纪南爱极了她羞涩的反应,俯下身子紧紧环抱住她,头埋在她颈窝内疯狂冲刺。
    这样拥抱的姿势让纪南插得更深了,林瑾冉的腿不自主攀上他的腰,手臂也环上他的脖颈。
    感觉到她的动作,纪南的每一下都变得极重,极深。小穴的每一寸都被打开,填满。
    “太深了…呜呜……轻点……”林瑾冉啜泣着,语气极软的求饶。
    纪南紧紧抱着她,两人相连的地方还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
    脑中闪过她说遗忘时决绝的眼神,纪南眼神一暗,疯了一般继续戳刺。
    “慢点……慢点…我不行了…”林瑾冉不停求饶,现在这个节奏对她来说太激烈了。
    她一只手重重插进他的发间,一只手攀附在他的背上。
    此刻她就像汹涌海浪里的浮木,随时要把打翻。
    纪南咬着她的耳垂,又低喘着道:“叫我的名字。”
    “慢点……纪…纪南…”每次肏的狠了,林瑾冉就像失去思考的洋娃娃一样听话,她的大脑除了被快感占满的空白,根本没法再思考其他。
    纪南细碎的吻着她的脖颈,“是纪清时。”那个快要消失在他人生中的,他从前的名字。
    “纪清时……”林瑾冉低低喊了一声,得到的就是他猛烈的操干。
    “不要了…不要了!”林瑾冉的头皮都在发麻,身体一寸寸走向高潮。
    一波花蜜喷涌而出,小穴里开始激烈收缩起来。
    纪南吻住她的唇,唇齿间的交缠激烈又难舍。
    他理智尚存,在快要射的最后一刻拔出来。
    白浊浓郁的液体瞬间在林瑾冉的肚子上射了一片。
    纪南拿过毛巾为她仔细清理下身,又躺下把人往怀里揽。
    林瑾冉还在高潮的余韵中没缓过来,整个人都是愣的,任他从背后又亲又抱。
    此时天刚刚露出鱼肚白,她微眯着眼,纪清时这个名字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她曾经亲手封存的过去。
    “你现在记住我了吗?”纪南垂着眼,大手从她背后仔细揉捏着她的双乳。
    好像变大了不少。
    林瑾冉因为哭喊,嗓子已经略带沙哑。
    “记住什么?”
    “什么都好。”他低声道。
    两人的浴袍早在刚才就剥了个干净,此时肌肤紧紧相贴,林瑾冉挺翘的臀又不自觉的摩擦着他的下身。
    纪南性欲猛烈,被她蹭了几下又迅速硬来起来。
    林瑾冉还没来得及细想,便察觉到身后炙热的硬物顶着她。
    “你怎么这么容易硬?”林瑾冉的耳尖都开始泛红。
    纪南的手指毫无预兆的戳刺进她的小穴,惊得林瑾冉叫了一声。
    “因为喜欢你。”纪南在她后颈落下细密的吻,又伸进一根手指强硬的撑开小穴。
    两根手指的频率并不快,只是磨人一般缓慢戳刺。
    林瑾冉忍不住想夹紧腿都合不拢,被纪南强硬地送进第三根手指,依然在缓慢进去。
    她被撩拨地身体都紧绷起来,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无力道:“别这样……呜…”
    “哪样?慢些?”纪南附在她耳边道。
    林瑾冉感觉全身都在发热,想让他再快些都羞于说出口。
    “哈啊……”纪南的手指揉捏着她脆弱的花蒂,淫水一波一波从小穴里流出来。
    “是不是需要要快点?”纪南低沉的声音带着蛊惑。
    “嗯…”林瑾冉眼含热意点头。
    “你求求我。”纪南舔咬着她的耳垂,一步步带她陷入情欲的深渊。
    他的手指在她的花蒂上梗有技巧的揉捏,林瑾冉忍不住了,低声道:“求你…快点…”
    “啊啊啊……啊……”他的手猛地加速,空中中是戳刺的水声和难耐的喘息声。
    林瑾冉爽得喊到停不下来,喉咙只发的出简单的声音。
    直到她再一次潮吹,身上已经布满了薄汗。
    纪南翻下床,急不可耐的从床头柜中翻出管家为他准备的套子。
    肉棒把套子胀得满满当当,挺立起来时看着着实可怖。
    林瑾冉看到这么粗硬的东西在自己身体里待过,脸就忍不住变红。
    “不要了……”她想拿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没想到被男人抓住脚腕,她挣脱不开,纪南握住她脚腕的手一使劲,她的身体就被拉到床边。
    炙热的性器贯穿她身体的时候,林瑾冉身子还在颤栗着。
    “不是想要快的么。”纪南怕一下进完太疼,肉棒还有一小半裸露着。
    只是这种程度,林瑾冉的全身就已经酥软了。
    “禽兽。”林瑾冉抓着身下的床单,不停喘息着。
    纪南把她整个人都抱起来操干着,离开了床,林瑾冉的重心不知道该往哪踩,只能无助的抱住他的脖颈。
    他顺势把剩下的也插了进去,整根没入时,林瑾冉听到他压抑又舒服的叹息。
    男人就这么抓着她的臀,抱着她猛烈的操,撑得她说不出话来。
    他一边抱着她肏,一边走向窗前。
    外面是独栋别墅之间相连的街道,随时可能有人走过。
    林瑾冉在他怀中被插得哭叫,偏偏被他抱着又无法逃离,“不要了……啊啊……”她紧紧攀附着他,整个人都紧贴着。
    “看看外面?”纪南已经抱着她走到窗前。
    林瑾冉眼神迷离的往窗外看去,窗外整洁的街道预示着很快就有可能有人走过。
    纪南感觉到她的小穴猛地开始收缩,紧得闷哼一声。
    “小穴这么紧,是想被人看到吗?”
    林瑾冉摇头,“别在…这……”
    纪南垂眸,黑眸中闪过微光,不知在想什么主意。
    男人停了抽插的动作,林瑾冉便微喘着轻轻放下一条腿。
    性器分离时,林瑾冉忍不住闷哼一声。双腿彻底落地,但腿间不自然的夹紧昭示着她的不满足。
    “结束了。”林瑾冉低下头不敢看他炙热的眼神,抬起腿想要离开。
    但纪南一句话没有说,直接掐着她的腰让她翻了个身,整个人都贴在微凉的玻璃窗上。
    “啊!”男人抬起她一条腿,性器粗鲁的从身后没入。
    “我们之间,没有结束这个词。”他咬在她圆润的肩头上,似是在惩罚她刚才的绝情。
    这个姿势进得前所未有的深,林瑾冉哭叫道:“停下……不要…不要在这…”她不想被人看到。
    纪南掐着她的腰粗暴地肏干着,白皙的皮肤上都出现了指痕,她想脱离一点点,都会被他按着腰肏的更狠。
    “你喊这么大声,说不定马上就会有人经过,看清楚我是怎么从你背后肏你的。”纪南咬着她的耳垂,这里和腰是她一碰就会酥麻的敏感点。
    “不……”林瑾冉听到他的话本该生气,小穴却诚实的开始紧缩。
    会被人看到的羞耻感刺激着她的神经,她现在比平时还要敏感。
    纪南被她夹得呼吸急促,头皮都在发麻,更加粗暴地贯穿她。
    偏林瑾冉还不敢叫,只能无力的一边趴在窗上,一边用力捂着嘴,不让呻吟声泄露出来。
    快感一寸寸攀升,林瑾冉在这样的刺激下没多久便高潮过去。
    她看不到纪南的脸,只感觉得到她身体里他炙热的温度。
    “想不想离开?”纪南蛊惑她。
    林瑾冉没犹豫,一直点着头。
    “喊我的名字…”纪南的一只手开始重重揉捏她的胸。
    “纪南……”林瑾冉被他插到眼泪直流,腿到没了力气。
    “不是这个。”纪南轻咬她的脖颈。
    林瑾冉脑袋一片混沌,被他咬了之后才恢复了一些晴明。
    “纪……清…时?”林瑾冉眼眶红红的喊道。
    回应她的是更激烈的肏干。
    林瑾冉觉得腰都在泛酸,哭着求饶。“呜…不要…不要…啊啊啊……”
    “我喜欢…我喜欢你这么喊。”纪南在她耳边低声道。
    林瑾冉已经大脑空白,“纪清时…停下……我不行了呜呜…”
    纪南的力道更重起来,疯了一样在她身体里戳刺。
    太阳渐渐爬出来,第一缕阳光刺得林瑾冉迷了眼。
    小穴剧烈紧缩着,林瑾冉又一次高潮了。纪南闷哼一声,在她体内彻底释放出来。
    她无力的身子逐渐顺着窗滑落,纪南立刻把她抱在怀里,低头贴上她的唇瓣。
    他抱着她在日出下深吻,每一个呼吸都在昭示他的虔诚。
    --

- 肉文阁 https://www.rouwen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