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着眼罩被狠狠插入(H)【为读者“呀呀”加

入骨欢 【NP高H】 作者:红烧肉不打烊

      桌上的气氛不错,林瑾冉也一直知道她妈妈和一位叔叔在谈,能有共度余生的人,她也很为妈妈高兴。
    直到一顿饭快要结束了,林瑾冉的手机才振动了一下。
    她打开手机,看到的就是祁原发的消息。
    “聊得怎么样?”
    林瑾冉没回答,而是直接询问他的情况,“你们没动手吧?”
    “一人一拳,扯平了。我已经告诉物业,以后不要放可疑车辆进来。今天是不是吓到你了?”
    林母和她说了几句话,她低着头看手机没仔细听,随口应了几声。
    “严不严重,有没有去看医生?他以后不会再出现的话就算了,我不想和他有更多牵扯。”
    两人又聊了几句,确认祁原没有大碍后,林瑾冉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一抬头,整张餐桌只剩下了她和辛涵润。
    林瑾冉疑惑地四处看了看,“我妈和辛叔叔呢?”
    “他们预订领证的时间到了,先走了。我送你回去?”辛涵润低头整理了一下袖口,视线和她对上。
    “……好。”林瑾冉虽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还是答应下来。
    坐上他的车后,他并没有马上开走,而是接了个电话。
    “资料在我桌上,你记得交到行政那边。”他的手搭在方向盘上,手腕上绿色玉石的串子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林瑾冉这才逐渐感觉到尴尬,她和辛涵润虽说以后就是名义上的亲人了,但没有任何感情基础。
    第一次见面就同坐一辆车,能聊点什么?她正头脑风暴着,辛涵润已经挂了电话。
    他突然侧身靠近,林瑾冉的身体都紧绷起来。
    “门没有关紧。”他重新关了一次,两人之间的距离此时只有两根手指,近得能闻清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啊、好、好的。”如此近距离的承受美颜暴击,林瑾冉脑子都有些宕机。
    车子一路平稳行驶,两人都没有说话。林瑾冉想要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便开口道:“以后我们怎么互相称呼呢?”
    “都可以,按你的想法来。”他的语气淡然,好似对称呼并不在意。
    林瑾冉抓紧安全带,“那就…还是叫你哥哥好了。”
    “嗯。”辛涵润一直认真开着车。
    林瑾冉内心暗暗吐舌,平常和资方辩论的嘴皮子都哪去了,偏偏这时候失灵。
    辛涵润一直在等她的下一句话,没想到她却没再出声。直到把她送到楼下,他才有些懊悔,没开口多说些话题。
    林瑾冉松了一口气,“那就下次见了,哥哥。”她笑着道。
    像是被她的笑容和话击中了一般,辛涵润甚至忘记了回她的话。直到人都走进楼里,他才垂眸道:“下次见。”
    祁原正拿了冰袋在敷手臂,听到开门声便抬起头,眼神温柔下来,“你回来了。”
    “这么严重还没事?”林瑾冉走上前,看到冰袋下一大块淤青的手臂,满眼心疼。
    “虽然受伤了,抱你还是没问题的。”祁原轻轻揉了揉她的头。
    林瑾冉脸色微红,“都受伤了,正经点。”
    祁原只是微笑着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出去了一趟,没睡饱的身体就更累了。林瑾冉本想陪祁原坐着说会话,但没说多久就靠在他肩膀上沉沉睡去。
    最后是祁原抱着熟睡的她回的房间,他在她唇上轻轻落下一吻,这才揽着她一起睡去。
    林瑾冉是被快感刺激醒的。
    她的大脑还没完全清醒,快感的巨浪便一波一波的把她打翻。
    滚烫又巨大的肉棒在她的小穴内驰骋,一下一下,又深又重。她忍不住低吟起来,忍不住想要看清在她身上的人,但她的眼前一片黑暗。
    她被绑上了结实的眼罩,此时手又被人紧紧抓住,根本没法解开。
    “啊…啊…好深…”因为眼睛看不到,她身体的其他感官便被放大,身体异常的敏感。
    肉棒一次次的撞击,好似要撞到最深处一般狠戾。
    “祁…原…是不是你?唔!”她的话一说完,挺翘的乳尖便被吮吸起来,说不出是惩罚还是奖励。
    她的双腿被男人架在肩膀上,整个人软得提不起一丝力气,她的双手忍不住攥紧身下的床单,声音带着哭腔,“不要了…不要了…啊啊…”
    才刚醒来就受到这样的冲击,她哪里受得了?男人听到她的喊声,腰挺动的速度更快起来。
    他的动作粗暴,大手攥得她的手腕有些疼,她不禁开始怀疑,祁原真的会对她这样吗?
    猛烈的抽插逐渐加快,两人都到了临界点。
    充血的阴蒂突然被他用手指揉捏了几下,林瑾冉忍不住闷哼,穴道剧烈紧缩起来。
    男人发狠一般抽插了好几下,抽出肉棒射在了她的身上。
    她低喘着还没缓过来,双手便被他拉高,男人的大手轻易地便钳制住她的两只手腕,她根本没法挣脱。
    “祁原…是你吗?”她的声音带着颤栗,但是男人并没有回答她,只是掐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他的吻又急又重,就像恨不得把她拆吞入腹一般,他的舌在她唇中肆虐着,顶着她小腹的肉棒此时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乳尖的茱萸被他又吸又轻咬着,很快便挺立起来。他的舌头在她的乳晕上打转,她被舔得忍不住扭动身子。
    但他没有一点放过她的打算,大手重重的抓住她白兔一样的胸,不停揉捏着。
    “啊……”她的花穴因为他的撩拨,不停往外流水。
    他放开禁锢她的手,抱起她的身体换了个方向。林瑾冉趴在床上,手忍不住去解开眼罩,想看看到底是不是祁原。但解到一半,她的手就被他十指相扣着。
    他的肉棒从后面插进小穴,只进了一半,紧致的穴道就让他忍不住精意上涌。
    肉棒整根没入后,林瑾冉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他贴在她身上,紧得没有一丝的距离,她的背甚至能感受到他腹肌的纹理。
    她的脸埋在被子里,牙关都在打颤,身体忍不住紧紧咬住侵入的肉棒。温暖的媚肉彻底包裹着柱身,花穴流出的温热水流不停冲刷着肉棒的顶端。
    男人的大手紧紧与她十指相扣,腰每一次重重挺动都顶得她忍不住喊叫出声。小穴被肉棒撑得发白,抽插时还有暧昧的水声。
    “啊…啊…求你…不要了…”林瑾冉的声音带着哭腔,粗暴的操干中,摇摇欲坠的眼罩终于从她脸上掉下,但后入的姿势让她没法看清身后的人。
    紧致又湿滑的小穴被一次次撑开,她爽得生理泪水不停流出。肉棒撞击到最深处的小口时,她的身体都抽颤起来。
    “不要…不要…那里不行…”林瑾冉哭喊道。
    但男人还是发狠的朝着那个点冲撞,她忍不住夹得更紧了,男人抽插时差点抽不出来,被她夹得闷哼一声。
    快感如同电流一般传到四肢百骸,林瑾冉紧咬着下唇道:“要去了…啊…啊…”
    在最后一刻,男人的肉棒抽了出来,顶着她的小腹射出了一波又一波浓郁的液体。
    林瑾冉的脑袋中只有一阵白光,完全没了思考的能力,娇软的身体被男人紧紧抱着也没反抗。
    --

- 肉文阁 https://www.rouwen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