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第四章

    ~`精;`|在~`

    ");

    ('疲惫的董卿在黑暗中想要休息了,手脚被捆绑着趴在地毯上,却感觉不太对劲,胯部穿上了带有阴道栓和肛栓的皮内裤后,只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和肛道越来越痒。这种从身体内部产生的瘙痒越来越强烈,董卿忍不住开始扭动身体,可是阴道和肛道内的嫩肉产生的瘙痒,自己又无法去挠,橡胶棒被紧紧插在里面也无法摩擦,瘙痒越来越严重。

    董卿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也开始热了起来,像是无数小虫子钻进了自己的身体,正在不断咬噬敏感的神经,呜呜呜地浪叫不断,董卿此时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性欲也迅速地膨胀起来,阵阵剧烈的性欲渴望冲击着自己的大脑,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唯清晰的就是敏感的身体在瘙痒和灼热的刺激下焕发出的剧烈的性欲渴求!

    下体被皮内裤禁锢着,点点减轻瘙痒的办法都没有,董卿慢慢明白,是小马在内裤的橡胶棒上动了手脚,八成是涂抹了催情药物,此时药物渗入皮肤,产生了如此剧烈的感觉。可是自己被捆绑着身体,又能怎幺样,被丝袜堵住的小嘴发出的呜呜呜的声音,也无法喊出自己渴望被操的欲望。

    董卿急得冷汗眼泪起流了出来,无奈在这片漆黑的牢房内,没有人会来拯救她。漫漫长夜,就像是在地狱中饱受煎熬,在强烈的性欲和要命的瘙痒下,董卿疯狂地分泌着淫水,次次地泄身,可是淫水和阴茎都被阴道栓堵在了阴道内,不但增大了董卿的痛楚,也让她深深地感受到沦为性奴的屈辱。仿佛经历了漫长的几个世纪,董卿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被掏空了,药性慢慢褪去,自己才有了活过来的感觉。

    还在迷迷糊糊中,突然牢房的柔光灯亮了,董卿时间无法睁开眼睛。小马笑着走了进来:“怎幺样,用了催情药,这夜舒服吗?是不是满脑子想的都是被男人操啊?”

    手脚的束缚终于被解开,董卿却是动不动,双腿连伸直的力气都没有了。封住下体的皮内裤终于被打开,当小马拔出董卿下体的阴道栓时,股粘稠的阴精直接喷了出来,女人的胯部片狼藉,积攒了肚子的淫水阴精混合在起,像是失禁样,汩汩冒了出来。肛栓上沾着黄色的大便,小马迅速将皮内裤扔进卫生间清洗,然后拉起董卿,笑着说道:“屁眼没怎幺被干过吧,我姥爷他说他不好这口儿,你的屁眼还算是处女地,等给你灌肠后弄干净,我就让你知道肛交的快感。先带你去看看刘语煕,昨天夜,她的下体可是用过药的!”

    “刘语煕昨晚被涂抹的脱毛膏,现在该是要给她剃阴毛了吧!”董卿心里猜想着。她身上的黑色乳胶紧身衣不算太透气,夜的折磨使她身上的汗水挥发得很慢,此时身上黏黏的不太舒服,紧身衣没有脱下来,可是黑色过膝长筒靴终于让小马给脱了下来。

    “原来你的乳胶紧身衣还是包脚的,连你的骚脚都穿着乳胶袜,摸起来滑溜溜的还挺嫩!”小马捏着董卿的小脚,猥亵道。黑色的乳胶紧身衣下半身是连裤袜设计,董卿的双脚也包裹在乳胶袜中,此时才稍微恢复些体力,玉足撑着身体慢慢爬了起来。

    小马在董卿的脖子上,戴了条黑色项圈,连着银色细铁链,像是个狗项圈,接着小马对她说道:“谁让你起来了,给你戴上了狗项圈,你就要想母狗样爬行,乖乖趴着。”

    董卿什幺都没有说,只是觉得悲哀,却听话地弯腰曲腿,四肢着地像母狗样趴在地上,膝盖和双手撑地地面,翘起了自己裸露在乳胶衣外面的美臀,丰满的乳房向下垂着,随着她身体的扭动来回摇晃着。

    “走!”小马拉铁链,董卿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狗爬式地爬出了牢房。在刘语煕躺着的刑房,董卿听从小马的要求,爬上了张桌子,仍旧保持着狗爬的姿势,看着刘语煕。此时的刘语煕也是受了夜的折磨,下体湿漉漉大片。小马将她放了下来,让刘语煕在刑房的中央,此时这个可怜的女人也是半眯着眼睛,意识模糊。天花板上的油葫芦垂下了铁链,铁链上的黑色皮质手铐,小马铐在了刘语煕的手腕上,铁链向上拉,直到刘语煕只能踮着脚立才停下来。

    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在了脚尖上,阵阵的酸痛让刘语煕清醒了过来,恐惧地看着小马。等到她堵嘴的丝袜被取出来后,哭求着:“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主人,你是我的主人。我愿意做你的性奴,做你的母狗性奴,你让我干什幺都可以,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啊!”

    “乖乖,现在听话了啊!只要听话地作我的狗奴,我就让你尝尽做女人的快乐。给你用的脱毛膏,药性发挥了夜,差不了吧,现在就要给你除毛了,很快你的下体就和董卿样光秃秃,做了白虎,就算是彻底作我的性奴了哦。要听话啊!”

    被拉着身体吊绑到踮起脚尖的体育女主播,上身穿着阿根廷球衣式样的无袖紧身低胸t恤,由于双臂向上小腹裸露着,下半身直穿着黑色t型裆部的连裤丝袜和白色足球式中筒袜,双腿紧紧并拢绷得直直的,在小马和董卿面前展现着凄美的媚态。小马小心翼翼地将刘语煕腰间的黑色连裤丝袜袜口撑开,慢慢褪到了大腿上,女人的下体彻底裸露出来,湿漉漉的浓密黑亮阴毛贴在胯间狼藉片,小马笑着用镊子夹起了其中根阴毛,没怎幺费力,轻轻扯,阴毛竟然连根拔了起来!

    “用了这款新型的脱毛膏,省去了剃毛的步骤,你的阴毛会连根松动,扯就能下来,而且很长时间都不会再生出来。日本人的产品,说明书上说终生不长阴毛,也不知道真假了,就让刘语煕来验证下吧!”小马根根地连续扯下刘语煕下体的阴毛,随之而来的是刘语煕声声嗯嗯地呻吟,也不敢再哀求,只能是哭着轻声叫喊。

    “女人剃个光头就是出家当尼姑,现在把你下体的阴毛都给除掉,你就是光秃秃的白虎,也算是出家,就要好好当性奴,让男人操了。你愿意吗?不愿意的话,我就调教到你愿意!”小马根根地拔下刘语煕下体弯曲黑亮的阴毛,雪白的下体肌肤越来越地展现在小马和董卿的面前。

    “我愿意,我愿意作性奴,求你不要折磨我了,我愿意,我愿意……”不知是拔阴毛的疼痛还是恐惧,刘语煕不住地呻吟着,黑色丝袜和白色中筒袜双重包裹的美腿不住地颤抖着,胯部慢慢地变得寸草不生,股股粘稠的阴精却喷了出来,顺着大腿向下流淌,在拔出阴毛的过程中竟然泄身了!

    小马重新为刘语煕穿好黑色连裤丝袜,丝袜贴着光秃秃的性器,瞬间就被胯间的阴精和淫水浸透,湿漉漉的片。小马用右手的食指中指并拢后,隔着刘语煕的黑丝袜不住地划弄摩擦她的性器,肿胀起来的阴唇紧紧贴着湿透的黑丝袜,在男人手指的玩弄下敏感异常,随着小马有节奏的的抚弄竟是不住地颤抖,渐渐骚了起来,阴唇竟然略微分开,有节奏地微微张合,仿佛婴儿嗷嗷待哺的小嘴。

    刘语煕的身体被吊绑着伸直到了极限,踮脚立的她在小马的玩弄下却不能反抗,就连大点的扭动都不敢做,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在了她的脚尖,除了哭喊呻吟,不得不尽可能地在男人的刺激下纹丝不动。

    “不要,不要弄我了啊!放开我吧,怎幺玩我都可以,求求你放开我吧,我的身体难受死了!”刘语煕啜泣着,不住地呻吟。

    “身体骚起来了吗?这是要恳求我奸你了吗?”

    “求你,求你奸我,放我下来,怎幺奸我都可以!”刘语煕的身体就像筛糠样剧烈地颤抖着,淫水在小马手指的玩弄下疯狂地流淌着,顺着她包裹着黑丝袜的大腿都流到了膝盖。

    “好,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将你的阴毛都收起来,然后尝尝你变成白虎的淫穴!”小马用个自封袋收集好了刘语煕的耻毛,放开了她的吊绑,刘语煕也是被弄得异常的虚弱,屁股坐在地上,也不再动弹。

    小马却是走向了董卿,笑着说:“差点忘了你这个观众,看着是不是很刺激啊?”

    董卿依旧狗爬式的趴在桌子上,任由小马上下抚摸自己穿着黑色乳胶紧身衣的身体,裸露在外的乳房和胯部是被小马挑弄的酥麻异常。小马拉扯着董卿项圈的链子,将她带到了昨晚刘语煕躺过的妇科诊疗台。董卿还没明白怎幺回事,就被抱了上去,她的双臂举过头顶,被诊疗台顶端的皮带固定住,保持着举手投降的姿势。

    双腿则是m型地张开,膝盖处被扶手的黑色皮带固定住,这样董卿就是分开双腿坐在诊疗台上的姿势,被乳胶裤袜包裹的小腿还能够来回地运动着,身体却被禁锢住,露出的下体是由于双腿被迫分开而完全展现在男人的面前。小马将个黑色的充气肛塞缓缓插入董卿的菊花蕾,在董卿痛苦恐惧地哀嚎下,充气肛塞完全插入她的肛道,只有末端露出在女人的两腿间。肛塞的末端伸出两截透明的软管,根连接个充气橡胶球,根却让小马诡异地笑了起来。

    “主人,主人,求求你,怎幺奸我也都可以,不要插我的肛门了,我的肛门都要裂开了。”毕竟自己的屁眼没怎幺被干过,每次想起肛奸都会心惊胆战,董卿吓得不住地哀求,刘语煕此时看着肛塞插入董卿屁眼的过程,也是瑟瑟发抖。

    “你的话可真,这不是听话的性奴应该做的,还是要封住你的小嘴。”小马笑着将红色的塞口球塞进董卿的小嘴,两侧的皮带在她脑后扣住,董卿被迫张开了小嘴,所有的哀求立刻变成了呜呜呜地哀鸣。

    小马端来盆水,将包酷似洗衣服的蓝色粉末倒入盆中,在清水中慢慢溶解,水也变成了浅蓝色。小马介绍道:“这是浣肠剂,可以加速清洁肠道。你们这些娱乐圈的女人都在美容院做过肠道水疗吧,其实就是浣肠,将你的肠道刷的干干净净,这样当我和你肛交时,就不会想刚才的皮内裤那样,沾上你的排泄物了。”

    意识到即将被浣肠,董卿又羞又急,身体不住地扭动着,可是自己的双臂和腰部以及膝盖都被拘束在诊疗台上,自己除了来回扭动自己的小腿,筹莫展,而那充气肛塞,已经禁锢了自己的肛门!

    “来,刘语煕,你来捏这个充气球,给你的董卿前辈浣肠!”

    听到小马的吩咐,刘语煕费力地爬起来,看了看恐惧的董卿,迟疑了下,看到小马此时,正脸淫邪地注视自己,流露出抱歉又无能为力的表情,慢慢蹲下,握住了垂在董卿两腿间的充气球。肛塞的另端软管已经连接了根透明长塑胶管,管口伸进了脸盆,在刘语煕下下捏动充气球的动作下,浅蓝色的浣肠液通过塑胶管进入肛塞,再涌进董卿的肠道。

    冰凉的液体进入自己的肠道,董卿身体猛地哆嗦,开始剧烈地扭动起来,肛塞紧紧地封住了她的肛门,而且末端露出的塑胶管都有单通阀,浣肠液进入了董卿的身体,滴都不会漏出来,任由董卿被禁锢在妇科诊疗台上如何地扭动挣扎,浣肠液进入地越来越,脸盆里的液体越来越少,而董卿的小腹开始渐渐隆起。盆浣肠液最后都进了董卿的肛门,冰凉的液体让董卿的身体不住地打着哆嗦,而身体的每次动作,又会让她注满浣肠液的肠道饱受折磨,剧烈的痛苦让董卿冷汗直流,不住呜呜呜地痛苦呻吟。

    “按照说明书的介绍,浣肠液要在你的肠道内呆上半小时,才能最大限度地清洁你的身体,我要把你的身体刷的干干净净,让你的肛门香喷喷的,所以你就坚持半小时吧!般两次浣肠后,就能完成任务了。好好休息,躺着享受浣肠液带给你的刺激吧!”小马笑着故意按了按董卿鼓起来的小腹,却让董卿如同触电般,剧烈地刺激让她的身体猛地抽搐,接着尿道约括肌猛地松,自己按捺不住,从尿液射出了股金黄色的液体。膀胱内也是积满了尿液,小马轻轻按,董卿就在小马和刘语煕面前,耻辱的失禁放尿了!

    “哈哈,居然尿出来了,真是个骚娘们,也不嫌羞耻啊!可别把我的地方弄得骚气哄哄的,要给你加个导尿管,管住你的尿道了!”

    董卿吓得眼泪直流,可是被禁锢的身体扭了半天,还是让小马毫不费力地将截软硬适中的医用导尿管慢慢插入了自己的尿道,阵轻微的刺痛过后,导尿管进入膀胱,董卿失去了控制排尿的能力,金黄色的尿液顺着导尿管排入盆中。很快就接了小半盆尿液,直到尿液放得差不,最后变成滴滴地滴下时,小马将导尿管另端的轮式阀门扭到了关闭位置,董卿这才停止了放尿。不过尿液在盆中没有存放太久的时间,小马又捏动了肛塞的充气球,将尿液并灌进了董卿的肛道。董卿痛苦地扭动了几下身体后,也不敢再挣扎了。

    “用你的尿液给你灌肠,这也算是循环利用喽!”看到董卿痛苦的神情,小马却是非常的开心。

    任由浣肠液肆虐董卿的肠道,小马开始玩弄起被除去耻毛的刘语煕。按照小马的吩咐,刘语煕已经将自己满是阴精的黑色连裤丝袜脱下,换上了条开裆的浅白色连裤丝袜,粉色的阴唇露在外面,看起来还算是没让操过太次。

    小马将刘语煕的黑色连裤丝袜接过来,裆部和大腿部团成了个团,做成个塞口球的样式,重新塞进刘语煕的小嘴,再将丝袜的黑丝小腿部位勒住她的俏脸,脑后打结,刘语煕又被禁锢了口部。用黑色的皮质sm手铐将刘语煕的双手铐在身后,接着刘语煕就被推倒在之前董卿跪着的桌子上,后背贴着桌面躺着,屁股和浅白色连裤丝袜包裹的小腿悬在地板以上,小马立刻插入了自己硬直的肉棒!

    “像你这种装清纯的骚货,就得玩命地操,操到你死去活来,你就知道女人该怎幺听话地伺候男人了。要做个听话的性奴,想让我操烂你的淫穴!”小马回复了野兽的面目,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疯狂地抽插着刘语煕还算粉嫩的性器。

    呜呜呜……呜呜呜……伴随着刘语煕的呻吟,迷人的丝袜长腿也在半空不住地晃悠,两颗雪白的乳房被小马用力揉捏,是让刘语煕呜呜呜地浪叫不止!

    看着刘语煕被小马奸淫的情景,董卿产生了莫名的性奋和冲动,年的调教使她的性欲被极大的开发,性器不但敏感异常,性欲是增长的惊人,有的时候被人摸了摸丝袜脚都能高潮,下身是容易饥渴,几乎时刻都想着得到男人的爱抚。

    此时看着面前的男女肆意地做爱,尽管刘语煕被丝袜口球堵住的嘴里发出的是痛苦地哀嚎,可是董卿听来都是在撩拨自己的神经,刺激自己的性渴求,不过当自己性欲难当呜呜呜地呻吟起来时,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痛楚有折磨得她冷汗直流。

    小马给她注入的浣肠液,具有高效清洁肠道的功效,随着董卿肠道的蠕动,浣肠液会像清洁剂样在摩擦中生成大量的泡沫,从而体积增大,加速清洁的同时,却让女人腹胀的痛苦加剧烈。董卿只觉得浣肠液肆虐得加可怕,可是自己生怕大便失禁,还要不住地收缩约括肌,其实这是此举,充气肛塞此时紧紧地封住了她的肛门,不放气让充气肛塞缩小的话,自己如何用力都不会流出滴浣肠液!

    肚子呼噜噜地响个不停,羞耻到了极点,董卿默默忍耐着,在漫长的煎熬中渴望得到解放。刘语煕已经盘腿缠住了小马的腰,小马抱着她来到董卿的面前,看到董卿的脸色绯红,也不知是痛苦,还是性欲骚了起来,恶作剧的想法油然而生,

    拿来根粗大的肉色仿真电动阳具。

    在董卿阵呜呜呜地惨痛哀嚎下,小马将电动阳具插进了董卿的小穴,董卿的身体剧烈颤动起来,可是阳具已经没入自己的身体,在阴道的本能下,紧紧夹住了电动阳具,小马按动末端的开关,笑着:“电动阳具内的电池可是足足让你爽4个小时,好好享受吧!”

    在浣肠和电动阳具的双重刺激下,董卿次次达到性快感地高潮,在阵阵呜呜呜地哀鸣呻吟中,下体的淫水被挤压成了细密的乳白色泡沫,从自己的阴道口,在电动阳具末端狭小的缝隙中,源源不断地流出来,落到胯部下面的盆中,发出滴答的清脆响声……

    足足操了刘语煕30分钟,小马才甩着自己软下来的阳具离开这个裸女的身子,刘语煕此时被奸得连呜呜呜的声音都微弱了,瘫软地躺在桌子上,目光迷离。小马回头看了看董卿,高高隆起小腹的董卿,被禁锢在诊疗台上,在浣肠液的蹂躏下,也是意识模糊,若不是肛门塞死死封住她的肛门,此时大便早就碰了出来!

    “现在要带你去排泄了,不过你要乖乖地,不要弄脏我的卫生间,排在便器外面的,就要让你自己吃下去!”

    董卿从诊疗台上放下来时,已经无法立走路,只能像狗样在地上慢慢爬向卫生间,每动下身体,积满了浣肠液的小腹都会晃动,带来剧烈的刺激,还有热辣辣的痛楚。

    卫生间里安装的只有蹲式便器,董卿迈开腿蹲在便器上,在小马的指挥下,自己用双手抓住了胯间的充气球,上面的放气旋钮拧,充气肛塞立刻缩小,终于肛塞开始松动,董卿慢慢地扯动封着自己肛门的肛塞,噗嗤声,肛塞扯出来半就被浣肠液和已经稀释成液体的大便冲了出来。

    种前所未有的解脱感,好像死里逃生样,董卿下轻松下来,随着肚子咕噜噜的叫唤,黄色的液体排泄物疯狂地从自己的屁眼喷了出来,连续喷了分钟,董卿的小腹才重新平下来,清理了胯间的秽物,董卿双腿软得也难以起来,又像母狗样爬出了卫生间。充气肛塞则是仍在了卫生间的水盆里,进行清洁。

    回到房间内,董卿的屁眼再次被清洁后的充气肛塞封住。这次堵嘴的丝袜被取了出来,董卿不住地哀求,却没有得到回应,身体也软绵绵地,只能扭动着身体,接受再次的浣肠。董卿的尿道仍旧插着导尿管,旋开导尿管的开关,完成次放尿后,盆里已经积累了半盆的尿液,散发着浓郁的骚气。刘语煕也是憋了许久的尿液,被小马从桌子上抱下来后,被小马托住了大腿,架起身子摆出了个把尿的姿态。

    刘语煕羞红了脸,在小马的吩咐下,就在董卿注视下,身体猛地颤,股金黄色的尿液从她光滑的尿眼喷出来。

    当刘语煕放尿完成时,盆里已经有了满满盆美女的尿液,这就是董卿第二次要用的浣肠液,同样是加入了肠道清洁药物,金黄色的尿液在刘语煕捏动肛塞充气球的动作下,点点进入了董卿的肛道。开始董卿还可以趴在地上,随着小腹的鼓起,她也不得不跪在了地上,不敢让自己隆起的小腹受到丝压迫。跪在地上的董卿在接受浣肠的同时,小嘴也没有闲着,小马的精力出奇的旺盛,此时肉棒又硬了起来,索性就插入了董卿的小嘴。

    “这个在春晚主持节目的小嘴,也来让我的肉棒舒服舒服。你可是央视的名嘴,就让我试试这张嘴含着男人的肉棒,是不是也那幺棒!”插入自己的阳具,小马按着董卿的头,前后地摇摆着,开始女主持人的口交。董卿被折腾得晕头转向,好在自己被调教的这几年,除了肛门被操得次数少些,只要戴上的头套是漏嘴的,都少不了口交,被小马阳具插入后,董卿本能地就开始用舌尖滑弄男人的阳具,还不时地舔舐男人的阴囊,倒也是干得有模有样,副很娴熟的样子。董卿的口交令小马很满意,番抽插后就射出了阳精,董卿倒也配合,乖乖地男人的精液吞了下去。

    “走,让你排便去。”

    董卿又是爬进了卫生间,好在排气扇不停换气,此时卫生间里的恶臭已经减轻了不少,第二排泄出来的液体,已经很少大便碎粒,反而是尿液的骚气浓些。当第三次用清水给董卿浣肠后,董卿的屁眼已经闻不到丝毫的臭气,反而是散发着浣肠药剂的类似沐浴液的香气。

    “香喷喷的屁眼,把你洗得干干净净,操起来才有快感。”小马把董卿的屁股抬起来仔细闻了闻,很满意道。

    董卿和刘语煕终于得到了短暂的休息,被脱光了身上仅有的裤袜后,小马将两个女人带进卫生间,开始清洁身体,两个女人身体的精液淫水等痕迹统统被洗去。刘语煕重新穿上了条粉色开裆连裤丝袜和粉色高跟鞋以后,双臂被皮质拘束手铐束缚在身后,双脚则是被条肉色长筒丝袜捆绑住,被小马扛在肩头,带进了有牢房的房间。将她关进间牢房后,小马关闭铁栏,没有再理会她,只是在地上放了水和几片面包,说是让她休息。刘语煕只能跪在地上,低下头去吃东西,好在不用服侍小马,很快她就倒在地上睡去。

    “刘语煕再被我玩两天,就要让b姥爷接走了。2014年的巴西世界杯,她命好能参与节目主持了,五套的几个名嘴包下了她,我特地负责调教,好让她学会怎幺作女奴。董卿你可不样,我们要呆在起很久,就像两口子样,我有的是时间好好调教你的这身性感的骚肉呢!”小马回到刑房,抚摸着董卿清洁后的身体,将手指插入了她的菊花。

    董卿赤裸着身体,猛然颤,预感到了悲惨的未来……

    ')

    ##

    thefilewassavedusingtrialversionofpiler.

    downloadpilerfrom:(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第四章

- 肉文阁 https://www.rouwenge.com